白玫瑰花拍攝於嘉義縣瑞里風景區

Photobucket

 

(口白)

火車站的候車室 

時常坐著一位打扮整齊的中年婦人

手裡抱著一個老式皮箱 

游目張望 似乎在期待什麼

第一次見到婦人是他高中的時候 

每天夜裡從桃園通車到台北補習

深夜十一點回到桃園 

婦人總是準時地坐在候車室的木椅上

等待著的姿勢 不安的眼神 端整的打扮

好像在等待著某一個約好的人

 

起先他沒有特別留意她 

可是時間一久 尤其是沒有旅客的時候

婦人就格外顯的孤寂 

有一天他終於下定決心

在候車室等待那婦人離去

一直到深夜落 一直到凌晨一點 

婦人才站了起來

走到候車室的黑板前用粉筆寫著

「水:等你沒等到 我先走了! 英 留」

 

 

那時他才知道

原來候車室長久以來的這則留言

是出自那婦人

後來車站的老人告訴他 

婦人已經在候車室坐了二十幾年了

有人說她瘋了 有人說曾看見她打開皮箱

箱裡裝的是少女時代的衣服

 

大部分的人都說 在二十幾年前那個夜晚

英和她的水約好在車站碰面

要私奔到某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

可是叫水的那個男人卻缺席了

有一天他回家的時候 

不再看到英的影子

問了車站許多人但不知道為什麼

 

這風雨無阻的婦人那一天沒有來 

第二天的清晨

英殘缺的身體被發現在鐵道上

皮箱滾到很遠的地方

旅客留言板上有她的字跡

只改了幾個字

 

「水:等你三十年 我先走了 英 留」

 

 ZQ0_PZKWAhu_ajTp6oEYHA  

 

 

  

就這樣 斷了線 就真這樣 不再相見

 

飛出了時間 飛出天邊 

 

飛到另外一個 沒有我的天

 

經過許多年 所有的眷戀

 

 

飄浮在時空裡 沒有終點

 

人生是一張 泛黃的相片

 

 

而我站在車站靜止的畫面

 

 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樂活老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